男护士炼成记(人民眼·择业观念)
  • 时间:2020-01-12
  • 点击率:

原标题:男护士炼成记(人民眼·择业观念)

图①:黑龙江医药卫生学校护理专业男生在进行手术辅助实践。

图②:黑龙江医药卫生学校护理专业男生在进行模拟护理。人民日报记者 方 圆摄

图③:男护士黄求进(左二)和同事一起进行护理查房。资料图片

引子

“你干啥?”

王继坤刚一伸手,患者的丈夫就投来诧异的目光。

“换药。”

“不能找个女护士换吗?”

“病人太多,人手不够,不及时换药会影响伤口愈合。”王继坤耐心解释。

“让他换吧。”女患者轻声劝说。看着虚弱的妻子,丈夫不再坚持。王继坤赶紧上前,换药、包扎,一气呵成。

在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,王继坤已经当了16年护士。

这个妻子眼中的“大男人”,对这份职业有过疑惑、彷徨,但最终选择了坚守。凭借细致、规范的护理服务,他赢得了越来越多的患者认可,也赢得了职业尊严。

更令他欣喜的是,越来越多的男护士出现在护理岗位。截至2019年5月,黑龙江省共有注册男护士5947名,占全省护士总数的4.3%,是全国平均水平的2倍。

这背后,有择业观念的转变,也有护理行业对人才的渴求。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《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提出:坚决防止和纠正就业歧视,营造公平就业制度环境。

一路走来,体会过男护士的苦辣酸甜,王继坤前行的决心愈发坚定。

 坚 持

 毕业后,王继坤进入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,成为该院第一个也是当时唯一一个男护士,并逐步成长为护士长

从护士做到护士长,一路走来,王继坤遇到的尴尬事数不清。

1999年,黑龙江中医药大学护理专业第一次招录男生。此前,招生简章中明确标注“仅限女生”。王继坤入学后发现,近百人的专业只有8个男生。“原本有16个,可还没开学,就有8人放弃了。”

王继坤坚持了下来。毕业后,他进入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,成为该院第一个也是当时唯一一个男护士。

“那时候大家都以异样的目光看我。打针输液的时候,不仅女性患者会介意,连男性患者也不习惯。在人们印象中,护士就应该是带着甜蜜笑容的女性,而不是像我这样的‘糙爷们’。”王继坤笑言,“刚入职那阵,生怕扎针扎不进去,心里就像压了块大石头似的。”

“一腔热血上来,一盆冷水下去”,是不少男护士刚从业时的共同感受。这盆冷水不仅来自患者,也来自至亲。

张仁川和王继坤毕业于同一所学校,就职于同一家医院。虽说比王继坤晚了7年入行,但男护士的辛酸滋味,他也品尝了不少。

与父亲的两次激烈争执,是张仁川难以抹去的记忆。

一次是2006年,18岁的他在高考志愿表上填写了护理专业。当时,父亲气得“差点背过气去”。父子俩争得脸红脖子粗,张仁川就是不妥协。最后,父亲撂下一句话,“毕了业不许干这个,趁早转行!”

转眼就到毕业,眼看一半以上的同学改了行当,可张仁川没动心思。

“4年的学不能白上,我想干下去。”这引发了他与父亲的第二次争执。

彼时,能留在大医院拿稳定工资,在常人眼里是很有面子的事,张仁川的母亲乐得合不拢嘴。看着母子俩开心的样子,虽说父亲依然没有笑脸,但张仁川却感觉他的态度有所松动。

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工作的男护士王平(化名),虽未遇到父母阻挠,却在组建新家庭时有了麻烦。

“我家姑爷在哈医大一附院上班,虽说辛苦但工资不少。”

“那是大夫吧?是哪科的大夫?你姑爷真有本事!”

“差不多吧,就是在ICU,重症医学那个科室……”王平的岳母和老姐妹们聊天时,最怕人刨根问底。

聊起儿女工作,顶多就说到在哪个单位。若是人家追问岗位,她会想办法应付过去,绝不会说出“男护士”三个字。

当年,一听说学护理专业的女儿交了同班同学当男朋友,她就急出了一头汗。“你自己就是护士,再找个护士天天夜班,谁来顾家?”磨破了嘴皮子,也没影响女儿女婿“如胶似漆”,最后只好接受。

患者家属不能进重症监护室,护士要24小时值班、无间隙陪护,作为“稀缺工种”的王平更是忙得团团转。这边要翻身,那边要调整仪器,他像旋转的陀螺一样停不下来,记者等了半天,好不容易和他聊上几句。

“我和爱人平时工作都非常忙,很感谢岳母帮忙带孩子。老人对我职业的纠结,我能理解。”王平坦言。

遭遇的各种尴尬,来自家人的不解,是男护士必须迈过的坎儿。不仅如此,几乎在每个医院,男护士都属于小众群体,工作中很难寻找到共鸣。


客服QQ: 点击这里
地址:台州市寨金路899号电子时代广场5116室 客服QQ:2502066374

08980-89895656

服务时间:7X10小时